澳门新莆京8522cm

欢迎您,您是第  765985  位访问用户,今日第  158  位访问用户。
专题栏目
文苑清香

老杨

作者:郭淼    来源:商州西管理所    发表日期:2020-12-14    浏览次数:165

字体调整:[ + 放大 - 减小 ]  

娘来电话说老杨骑三轮车去县城卖鸡蛋把一辆小车撞了,人没事,走了保险也没另外出钱,就是被交警把车扣了得耽搁两天功夫。我立马给就给老杨打电话,没打通,肯定是手机又坏了。我从口袋摸出一根“中南海”点上,因为疫情的关系,算起来我已经将近三年没回家了。好几次我让老杨换个能视频的手机,他总说糟蹋那钱干啥,他身体啥都好着,没啥可看的。可我知道,要不是因为我,他肯定不用天天起早贪黑四处奔波,他的胡子也不会白的那么快。

高二那年被学校开除后,我本来是要跟村里几个伙计去广东闯一闯的。车还没出镇上,就被老杨跟我娘拦住把我拽回了屋里,因为这事,前些年每年回村里我都被已经在广东混成小老板的伙计砸挂一番,所以后来我也就不太回去过年了,这是后话。

广东没去成,我在屋里美美睡了几天,直到一天老杨坐到我床边说要送我去当兵,去北京当兵,我才从床上蹦了起来。我问老杨,你咋能给我寻下这么好的事情?老杨说是他有个在部队上的战友给帮了忙,我也就没再多问,抱住老杨的脸亲了一口,这次我没有嫌他身上的鸡屎味重。

去北京那天,武装部门口比赶集还热闹。人们嘴鼻里冒出的白气汇成了一层薄雾,雾又落下来,把每个人的脸浸得潮潮的。我剃了头,定定的立在那儿,一大堆屋里亲戚挨个把我身上的迷彩服整理了一遍又一遍,夸我有出息的话也说了一遍又一遍。我从人缝中看出去,老杨跟我娘也定定的立在那里正看着我。我拨开人群,走到他俩跟前磕了个头,我娘一下就哭出了声。老杨把我拉起来,双手压着我的肩膀,我看到他的眼皮和嘴角一直在打哆嗦,最后挤出来一句“去了要好好干,别给我战友丢人”。一阵尖厉的哨音扎进了人们的胸口,雾气霎时间又浓了几分,我跟我娘和老杨分别抱了一下,转身抹了把脸,跑进了武装部的大门,再没回头。

这一去就是八年!

本以为来北京就能扬眉吐气,但部队的生活比我在教室听课、在家里喂鸡、在集市上卖鸡蛋还要枯燥、漫长和让人疲惫。八年间,我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不断的听到某某转业后在政府部门当了领导或是某某复员后做生意发了财的消息。这些消息就像裹着饵料的鱼钩,将我的魂儿一点点地拽出了身体。多少个夜里,那个魂儿在偌大的北京城逛了一圈回来对我说,看吧,这才是真正的北京;来吧,你生活的价值在这里才能体现;走吧,像个男人一样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终于,我拿起电话给老杨说了我打算放弃申请三期士官准备复员的事情。电话那头的老杨显然被我的决定震蒙了,他语无伦次的在电话里说了一通叫我不要冲动、要长远打算之类的话,但我主意已定不想再跟他多费口舌。电话最后,他说他马上来北京,和我商量后再做最终的决定。我想了想,老杨这辈子还没来过北京城,就答应了。

第二天晚上,老杨就来了。

他提了一笼鸡蛋和一盒茶叶让我送给部队的领导,鸡蛋是家里的土鸡蛋,烂了几个。我接过东西嘴上应承着心里却想,都是要复员的人了还用给谁送礼,就拿回宿舍给战友们分了。

在招待所里,老杨说他在火车上已经给他在部队上的战友打过电话,战友说只要我去申请三期士官就一定能成,让我不要有压力。我说,我只要在部队一天压力就大一天,这八年实在是待够够的了,我要自己出去干事业,挣大钱。老杨絮絮叨叨又说了一大堆上三期士官的好处,不但能多拿几十万安置费,还给安排工作,这天大的好事是打着灯笼都找不下的,让我一定不要复员。但任凭他怎样说,我仍是决定按自己的想法走。老杨没办法当场给我娘打了电话,我就听见娘在电话里哭,娘叫我接电话,我没接,起来转身走了。老杨挂掉电话追出来,说你这娃就是只会淘人,这么大的事情就不能再好好商量商量?我说再商量我连复员手续都不办了,我当逃兵呀!

我到底是复员了。

拿了复员费我和战友刘很快合租了个小房子,便张罗着寻店面开烟酒店的事,这是我们早都计划好的项目。老杨虽然整天唉声叹气但没有着急回老家,说要看着我把店面定下了他才走。我们仨在房子挤着睡,老杨在靠门的地方打了地铺。晚上,熟悉的呼噜声和气味让我觉得像是睡在了家里,于是我梦见了我娘。第二天一早,战友就拉着我去浴池洗澡,我知道他是受不了老杨身上的鸡屎味,我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没说什么。很顺利找了两家比较满意的店面,剩下的就是和房东谈房租的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中午,我就给老杨打电话叫他等我们回来一起下馆子。一进院子就看到他正半蹲在一个小燃气炉子旁炒菜。旁边一张小折叠桌上用小不锈钢碗盖了两个菜,碗沿上有淡红色酱汁的肯定是西红柿炒鸡蛋。窗子下电饭锅正冒着米香的热气,窗台上各种瓶瓶袋袋的调料整整齐齐的放了一排。我喊了声爹,老杨回过头说,我打问了下这跟前刚好有个旧货市场,我就给你们置办了套做饭的家具,房子里还有凳子你去拿出来,马上开饭。

我把塑料凳子拿出来却发现只有两个,老杨舀了三碗米饭过来说,我在这也呆不了几天,你俩一人一个刚好。战友接过饭自顾自的坐了,我让老杨也坐,他咋都不肯,说你俩跑了大半天肯定累坏了,快坐下歇歇好好吃饭。我拗不过他只好坐下。老杨蹲在桌子旁把西红柿炒鸡蛋端起来凑到我碗边说,你最爱吃这拌饭,连菜带汤给碗里拨点。我拨了两筷子,然后他又端给我战友,战友夹了一块鸡蛋说了声谢谢。我把米饭和菜在碗里一搅,狠狠拨了两大口,酸、甜,还有家的味道瞬间在口腔里爆炸,竟冲的我鼻子有点发酸。这时老杨问起店面的事情,我忙放下碗,拧身擤了下鼻子,然后给他说了情况。听到事情很顺利,老杨脸上顿时活泛了起来,他端着碗一下站了起来说,那就好那就好,老天都帮我娃哩,店面租下了我去给你帮忙装修,你知道爹的木工、泥瓦工手艺。听到这儿我看了眼战友,战友也停了筷子正看向我。我急忙说,北京这边的烟酒店装修都比较讲究,我有战友正好开的装修公司,到时让他给设计带装修,我们早都说好的。老杨定了一下,问装修公司得多钱。我说,大概得十几万,不收拾洋气些就没人进店里看。老杨的眼皮一下子耷拉了下来说,就不能寻个便宜些的人给装?我说,这就不是省钱的事情,一分价一分货。战友也帮腔道,叔啊这北京人干啥都讲究,舍得栽下梧桐树才能引来金凤凰嘛。老杨低下头拨了口饭缓声说,挣钱不容易,还是要省着花呀。我和战友都没再接话。吃完饭我正在洗碗,老杨走到我跟前说,你这儿我也帮不上啥忙,你娘一个人在家经管鸡我也不放心,我明儿就回啊。我关了水龙头说,你再多住几天么,我还没带你逛北京城哩。老杨竟破天荒的同意了,说那你下午带我去天安门吧,我就想去看看毛主席。我没告诉他去毛主席纪念堂是要提前排队的,于是老杨有了来北京的唯一一张照片:在天安门广场和毛主席挂像的合影。

老杨回去了。过了一个月,我和战友的烟酒店开业了。我给老杨打了电话,老杨很高兴,说等我赚到钱了他和娘一起来北京,一定要看到毛主席。我说,到时你和我娘就坐飞机来,我买票。老杨爽朗的笑了几声说,好,好,好。

转眼烟酒店开了大半年,靠着我俩在部队上的老关系,进账很是可观,算下来一人分了近七万元。我俩都很兴奋,就把全部身家拿出来进了高档货,准备在年底干票大的。可谁承想,刚进入12月,电视、报纸、手机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八项规定”的消息,很多之前已经预定出去的货都被通知说不要了,店里一下子变得冷清起来。成箱的烟酒成了堆在心里的石头,堵的人胸口喘不过气来。我俩疯了似的到处打电话推销,但始终无人问津,偶有做生意的熟人愿意收,但是货价却给打了六折,简直是要人命呀!眼看在北京是卖不出去,我俩又寻外省的战友们帮忙。终于,有个在广西的战友程说他在当地承包了景区,招待需求比较大,愿意按进价收我们的货。我俩长舒一口气,很快按要求将货装车,由我战友亲自押货送去了广西。可他到目的地给我打了电话之后竟然失联了,将近一周的时间电话都是关机状态。我打给程,他却说他俩把货款交接后吃了顿饭就送他上回京的火车了。就在我心急如焚,准备报警的时候,一个广西的陌生号码给我打了电话,我接起电话,战友拉着哭声说,杨儿,我被拘禁了刚掏出来,程是搞传销的,咱的货全没啦!我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我已经记不清老杨和娘知道这消息时的样子。但我回老家后连着十几天都是抽烟,喝酒,睡觉,谁都不能劝我,谁都不敢劝我。在我又一次喝多摔了酒瓶后,老杨冲进来狠狠地甩了我两个耳光,流着眼泪说,娃呀你不敢这样子,你要咋哩给爹说行不?我坐在地上抱住老杨的腿嚎啕大哭,我对不起你啊爹,我要在北京爬起来啊爹,我要引你和娘去看毛主席啊爹。娘也哭着跑了进来,我们仨就抱住哭。老杨给我抹了把眼泪说,天塌下来有爹哩,我娃肯定能起来,肯定能,现在乖乖上床睡一觉,有啥咱明儿再说。

等我第二天醒来,老杨已经出门了,直过了三四天才回来。他几乎是跑到我面前的,脸红的跟鸡冠子一样,嘴鼻呼出的气把我脸打的生疼。没等我开口他就喘着说,赶紧,收拾,跟我到北京,走。我楞了半天,说去北京干啥?他挪到瓮跟前舀了一瓢水,咕咚咕咚灌了几口,完了长出一口气说,先走,路上给你说。

火车上,老杨给我说了原委。原来他前几天是去北京找了在某部队院校当领导的战友(就是当年让我去北京当上兵的那位),求他给我在北京谋个工作。他战友二话没说,打了几通电话给找了个在他学院开车的差事,工勤岗,工资不高,但算是稳定。老杨当场替我应了下来,就马不停蹄赶回来拉我去报到。我做梦都没想到竟然还能重回北京,心情一下子开朗起来,一路上和老杨聊了很多很多,这应该是我们父子俩这十几年说话最多的一回。

到了北京,我第一次见到了老杨的战友。他很客气的请老杨和我在他办公室坐下,给我俩一人倒了一杯茶后说,小杨呀,你有个好父亲啊!我们打老山战役的时候,他在连里出了名的“硬骨头”,不求人呀。希望你来后能脚踏实地,努力工作,才能对得起你父亲的一片苦心。老杨端起茶杯说,兄弟,我都不知道咋感谢你,你知道我不会喝酒就拿这茶敬你一杯,说完把滚烫的茶一口干了。他战友唉了一声说,你这老杨真是一点都没变,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只要有能力怎么报答你都行,趁办入职还有一天时间,就让小杨带你好好在北京逛逛吧。

从学院出来,我准备带老杨去毛主席纪念堂排队,老杨却说最近耽搁了太多时间,屋里攒的好多鸡蛋都还没有卖,他要赶紧回去处理。我知道我这事把屋里的钱折腾了七七八八,就没再挽留。在去火车站的公交车上,老杨拉着吊环盯着车窗外出神,我站在老杨的侧后方看着他脸上的松皮和泛白的胡茬子,心里满是愧疚和难过。突然,我看老杨松开了吊环,站直了身子朝车窗敬了个军礼,我往外看去,天安门广场上毛主席的挂像反射着阳光,这光太亮,太耀眼,太灼热,刺得我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快速导航
  上一条:致敬抗疫英雄
  下一条:已没有信息了
  •  
  • 版权所有:澳门新葡亰 陕ICP备12011574号 
    765985
  •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大寨村 电话:029-82829500 传真:029-82829511  邮编:710500


陕公网安备 61012202000001号